作家吳爾芙曾說   女人若要寫作  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

我很高興有一個自己快樂的小閣樓 雖然還沒開始寫作

 從小超愛閣樓的感覺

那是長髮姑娘期盼情郎騎馬弄弄來的等待地方

感覺等待是種幻想的詩意

最近唸書唸到有點失憶  許是年紀大 記憶力不佳 

只好苦中作樂  常常上樓找快活  上樓找詩意

           把陳奕迅新專輯送的大張A4明信片  貼在門口

房東泰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